发改委印发粮食物流业“十三五”发展规划 (下)

来源:发改委网站 日期:2017年3月14日 09:06
《粮食物流业“十三五”发展规划》
 

三、主要任务

 

  围绕“一带一路”建设、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济带发展三 大战略,大力推进东北、黄淮海、长江中下游、华东沿海、华南沿海、京津、西南和西北八大粮食物流通道建设,突出大节点,强化主线路,重点完善和发展“两横、六纵”八条粮食物流重点线路,重点布局50个左右一级节点,110个左右二级节点,推动火车散粮运输系统工程、港口散粮运输提升工程建设,形成节点层次清晰、线路结构优化、通道发展平衡的粮食现代物流格局。

 

  (一)完善现有八大通道

 

  建设充分整合利用八大通道现有资源,优化物流节点布局,推动粮食物流向主要线路和节点聚集,促进粮食物流规模化运营,实现公铁水多式联运和多种装卸方式的无缝衔接,提升接发效率,深化产区与销区的对接。

 

  东北通道重点以东北港口群、战略装车点为支撑,依托重点线路和优势产区(含加工集聚区),完善散粮集并发运设施和集装单元化装卸设施,着力提升铁路散粮(含集装单元化)入关外运能力。对接华南、华东、长江中下游地区,主要发展铁水联运、公水联运和铁路直达运输;对接西南、西北地区,主要推进铁路集装单元化运输。

 

  黄淮海通道重点发展散粮火车、铁路集装单元化运输,完善铁路接卸设施,弥补粮食铁路运输短板,进一步推进汽车散粮运输和面粉散装运输,适度发展内河散粮运输,加强大型粮食加工企业物流设施建设,形成多元化运输格局。提升承东启西、连南贯北能力。对接京津地区,发展汽车散粮(含集装单元化)运输;对接西南、西北地区,发展铁路集装单元化运输;对接华东、华南地区,发展散粮火车、铁路集装单元化运输和内河散粮运输。

 

  长江中下游通道对接长江经济带发展战略,重点优化沿长江、沿运河节点布局,强化粮食集并能力、江海联运发运能力和海运来粮中转至长江流域的分拨对接能力,逐步推进内河散粮运输船只的标准化,提升水运接发设施的专业化、标准化、集约化水平,促进水水、公水、铁水联运无缝衔接。

 

  西南、西北通道重点沿主要铁路干线打造省会城市和区域中心城市粮食物流节点,大力提升粮食接卸及分拨能力。优先发展公路、铁路集装单元化运输,适应多品种、小批量以及多种质量等级运输的要求;推动散粮火车的运行。

 

  京津通道重点以京津冀协同发展为契机,以大型粮食企业集团及产业集群为基础,以津冀港口群及京沪、京广、京哈铁路为依托,以非首都功能的疏解及结构布局优化为核心,发展公路、铁路集装单元化运输等多元运输系统,打造区域粮食物流联盟,强化城市配送功能,合理布局城市近郊粮食批发市场,提升粮食应急保障能力。

 

  华东沿海通道重点提升粮食海运接卸效率及对接能力,建设战略卸车点,提高散粮火车接卸效率;进一步完善港口接卸疏运系统,提升临港加工集聚区粮食快速疏运能力;推进供应链新型物流组织模式。

 

  华南沿海通道重点提升粮食海运接卸效率及对接能力,建设战略卸车点,提高散粮火车接卸效率;发展水水、公水联运,完善珠江、西江等内河散粮疏运系统;推进供应链新型物流组织模式。

 

  (二)打造“两横、六纵”重点线路

 

  “两横、六纵”八条重点线路的流量约占全国跨省流量的65%。在重点线路上,着力推进“点对点散粮物流行动”,建成一批重点项目和部分中转仓容,发挥集聚产业、稳定物流、带动示范的作用。

 

  沿海线路:主要连接东北、黄淮海、华东沿海、华南沿海四大通道;主要粮食品种为玉米、稻谷(大米);发展重点:依托大型沿海港口建设中转设施,发展散粮铁水联运对接;重点发展节点:盘锦、沧州、日照、连云港、盐城、南通、舟山、莆田、厦门、东莞、防城港等。

 

  沿长江线路:主要连接华东沿海、长江中下游、西南三大通道;主要粮食品种为稻谷(大米)、玉米和大豆;发展重点:建设水水中转设施,发展散粮江海联运;重点发展节点:苏州、南通、南京、无锡、泰州、镇江、芜湖、武汉、岳阳、重庆、泸州等。

 

  沿运河线路:主要连接黄淮海、长江中下游、华东沿海三大通道;主要粮食品种为稻谷、玉米、小麦;发展重点:依托沿运河码头,提升水运物流设施的现代化水平,发展散粮(集装箱)船舶运输;重点发展节点:济宁、徐州、淮安、宿迁、镇江、苏州、嘉兴、阜阳等。

 

  沿京哈线路:主要连接东北、京津两大通道;主要粮食品种为稻谷(大米)、玉米;发展重点:建设集装箱散粮发运接卸设施,发展公铁集装箱散粮联运和公路集装箱散粮运输;重点发展节点:佳木斯、齐齐哈尔、绥化、哈尔滨、白城、吉林、长春、通辽、四平、铁岭、抚顺、沈阳、阜新、鞍山、北京、天津等。

 

  沿京沪线路:主要连接东北、京津、黄淮海、长江中下游、华东沿海五大通道;主要粮食品种为稻谷(大米)、玉米、小麦;发展重点:依托粮食流量较大的企业,建设“点对点”散粮火车发运接卸设施,逐步推广散粮火车运输;重点发展节点:滨州、济南、徐州、蚌埠、南京、上海等。

 

  沿京广线路:主要连接东北、京津、黄淮海、长江中下游、华南沿海五大通道;主要粮食品种为稻谷(大米)、玉米、小麦(面粉);发展重点:依托粮食流量较大的企业,建设“点对点”散粮火车发运接卸设施,逐步推广散粮火车运输,发展汽车散粮运输和汽车面粉散装运输;重点发展节点:郑州、漯河、荆门、长沙、衡阳、郴州等。

 

  沿陇海线路:主要连接黄淮海、西北两大通道;主要粮食品种为大米、小麦(面粉);发展重点:依托中转量集中的节点,建设集装箱散粮发运接卸设施,发展公铁集装箱散粮联运;—14—重点发展节点:连云港、徐州、商丘、焦作、咸阳、天水、兰州、西宁、格尔木、乌鲁木齐、昌吉、伊宁等。

 

  沿京昆线路:主要连接东北、黄淮海、西北、西南、华南沿海五大通道;主要粮食品种为大米、小麦(面粉)、玉米;发展重点:依托中转量集中的节点,建设集装箱散粮发运接卸设施,发展公铁集装箱散粮联运;重点发展节点:襄阳、重庆、广安、广元、德阳、成都、资阳、昆明、曲靖、贵阳、六盘水、南宁等。

 

  (三)布局粮食物流进出口通道

 

  充分统筹两个市场、两种资源,依托“一带一路”建设战略,推动粮食跨境物流的衔接与合作,逐步构建与八大粮食物流通道对接的粮食物流进出口通道。完善枢纽港口、铁路、公路等各类口岸粮食物流基础设施建设,逐步形成一批重要的进出口粮食物流节点。

 

  东北方向,发展二连浩特、海拉尔、黑河、建三江、虎林、鸡西、牡丹江等东北亚沿边节点,形成面向俄罗斯、蒙古,连接东北亚及欧洲的粮食进出口通道。

 

  沿海方向,发展环渤海、东南沿海等港口节点,提升沿海港口粮食集疏运能力,完善连接内陆的海上粮食进出口通道。

 

  西北方向,发展塔城、吉木乃、阿勒泰、伊宁、喀什等节点,重点打造面向中亚、西亚的粮食进出口通道。

 

  西南方向,发展保山、芒市、南宁等节点,重点打造面向南亚、东南亚的粮食进出口通道。

 

  (四)提升区域粮食物流水平

 

  优化粮食仓储设施布局。统筹粮食仓储物流设施建设,实现粮食仓储物流一体化融合发展。以优化布局、调整结构、提升功能为重点,结合粮食生产、流通形势和城镇规划,以及现有收储库点分布,合理改建、扩建和新建粮食仓储设施,将粮食收储能力保持在合理水平,实施收储能力优化工程和产后服务中心建设工程。产区重点完善收储网点、调整仓型结构、提高设施水平;产销平衡区重点提升收储网点的收购、储备、保供综合能力;销区重点加强储备库建设、提升应急保供能力。注重区域及单点仓储的经济规模,实现资源效益最大化。发展基于横向通风的平房仓配套快速进出仓技术,提高现有仓储设施的物流对接效率,实施平房仓物流功能提升工程和物流园区示范工程。加强粮食产后服务体系建设,鼓励粮食企业等多元主体建设产后服务中心,为新型粮食生产经营主体及农户提供“代清理、代烘干、代储存、代加工、代销售”等服务。

 

  发展区域粮食快速物流。完善收储企业、加工企业、物流企业的散粮接发设施,支持标准化散粮(面粉)运输工具示范,引导和形成散粮运输的社会化服务,全面提升区域内粮食散装化对接水平,实施物流标准化和装备工程、应急保障工程;重点解决西南、西北区域内的散粮汽车运输短板,全面推广散粮运输。突出节点的物流集散优势,提供满足多元化、多层次需求的经济、高效、便捷物流服务。以物流为纽带,促进仓储企业与应急加工、配送、放心粮油企业开展合作,发展“原粮储存、成品粮轮出”的业务模式,逐步实现粮食“常储常新”,降低区域粮食物流成本。

 

  服务粮食市场供应体系。完善批发市场的物流功能,推广应用“互联网+”技术,全面提升粮食市场信息化水平,大力发展粮食电子商务,推动粮食流通方式创新发展。健全成品粮油配送中心,构建城乡粮食应急供应网络,形成覆盖城乡的物流配送体系。

 

  提升粮食加工物流水平。支持大型加工企业完善散粮接收系统和面粉散运发放系统,提升散粮设施对接能力;应用现代化物流模式,发展多元化运输,完善产品配送系统;鼓励加工企业积 极参与社会化、专业化分工,将物流业务外包给第三方物流企业。

 

  培育第三方粮食物流企业。支持大型粮食企业加大资源整合和兼并重组力度,联合铁路、航运等企业优化粮食物流链。鼓励粮食产业化龙头企业进行物流业务重组,组建具有行业特色的第三方物流企业。鼓励有条件的大型粮食企业(集团)建立物流战略联盟。鼓励和支持粮食物流企业充分利用境内外资本市场多渠道融资,壮大企业实力。

 

  (五)推广应用新技术新装备实现粮食物流装备新突破。

 

  充分重视信息化与粮食物流装备工业化的融合发展,全面推进具有自主知识产权、核心技术的品牌装备的研究开发与推广应用,开发节能高效粮食物流装备,促进装备大型化、标准化、系列化、精细化发展;严把行业准入条件,鼓励跨行业大型装备制造企业进入粮食行业,带动粮食物流装备水平提升。鼓励企业加大粮食物流装备技术创新投入,提高企业自主创新能力。鼓励高校、科研院所与企业联合,推进以企业为主体的产学研用深度合作,积极推动科技成果转化。

 

  积极推广应用新技术。大力实施“降本提效行动”,支持和鼓励企业在粮食物流节点选用占地少、机械化和自动化程度高的快速中转新仓型,采用标准化、高效低耗新装备,提高粮食中转效率,减少粮食中转和运输损失。根据不同区域特点,推广采用绿色、先进适用的储粮技术。加强公、铁、水多式联运物流衔接技术及标准化内河散粮运输船只的研发与应用。推广集装单元化技术。

 

  (六)完善粮食物流标准体系

 

  推进“标准化建设行动”,完善粮食物流标准体系,加强粮食物流标准基础研究,优先制修订粮食行业急需物流标准。引导企业提高粮食物流标准化意识,逐步把支持和参与标准化工作作为增强企业核心竞争力的重要手段。加大粮食物流标准宣贯力度,全面开展解读、培训、试点示范和标准验证工作;鼓励物流企业实现建设、运营、管理全过程标准化运作;加强对粮食物流标准强制性条款的落实和监督。

 

  (七)大力促进物流与信息化融合

 

  发挥信息化对物流的支撑引领作用,促进粮食物流与信息化深度融合。推动粮食物流活动电子化、信息化,实现粮食物流活动各个层次、各个环节的信息采集全覆盖。推动不同企业间以及企业与政府间公共物流信息的互联互通和共享,利用信息化手段,提高粮食物流资源配置效率及组织化程度。利用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等先进信息技术,改造传统物流企业,重塑业务和管理流程,实现粮食物流各环节的无缝化衔接。

 

  实施物流信息平台工程,建立全国和区域性粮食物流公共信息平台,形成物流信息化服务体系,提升粮食物流信息监管和共享水平。支持大型粮食企业建设粮食物流信息化服务平台,与国家粮食物流公共信息平台、国家交通运输物流公共信息平台等有效衔接;采集粮食物流相关信息,建立粮食物流数据库,实现与上下游企业共享;应用地理信息系统、传感技术,实时监控物流全过程,保证粮食数量真实和质量安全。

 

四、保障措施

 

  (一)加强组织领导与协调

 

  国家发展改革委会同国家粮食局将进一步发挥全国现代物流工作部际联席会议作用,加强与财政、铁路、交通、质检等部门的沟通协调,明确责任、形成合力,切实解决粮食物流发展中出现的重大问题。各级地方政府要全面落实粮食安全省长责任制,加强统筹协调,指导发展改革部门和粮食行政管理部门结合本地实际,制定具体实施方案,抓好规划相关工作任务的落实。

 

  (二)加大资金投入与政策支持力度

 

  对服务于国家宏观调控的重要物流通道和物流线路上的散粮中转设施和粮食物流园区建设,可结合现有渠道由中央预算内投资给予适当支持。进一步落实支持粮食物流业发展的用地政策,对符合土地利用总体规划要求的粮食物流设施建设项目,加快用地审批进度,保障项目依法依规用地,支持企业整合存量土地资源建设物流设施。通过争取专项资金支持,鼓励粮食物流技术创新和示范,推动粮食物流装备企业提升技术实力。鼓励发展散粮火车和集装单元化运输,支持散粮火车入关运行。加强散粮火车的组织运营,提高散粮火车使用效率。

 

  (三)拓宽投融资渠道

 

  积极探索政府资金引导社会资金资本参与粮食物流设施建设的新机制,形成多元化、多渠道、多层次的投融资体系。发挥政策性银行等金融机构对粮食物流业发展的支持作用,鼓励政策—23—性银行在业务范围内对符合条件的粮食物流企业提供信贷支持,积极引导商业银行为粮食物流发展提供多元化金融服务。支持粮食物流企业运用多种方式拓宽融资渠道,鼓励符合条件的企业通过发行债券和上市等方式进行融资。鼓励社会资金以PPP等方式投资粮食物流基础设施建设。鼓励社会资本通过成立粮食流通产业创业投资基金,投资粮食物流装备、信息化等领域中小科技型企业。

 

  (四)强化人才队伍建设

 

  着力完善粮食物流专业人才培养体系,支持有关院校增设粮食物流相关课程。以提高实践能力为重点,探索形成院校与有关部门、科研院所、行业协会和企业联合培养粮食物流人才的新模式。完善粮食物流业在职人员培训机制,加强粮食物流业高层次经营管理人才培养,积极开展职业培训。建立健全粮食物流业人才激励和评价机制,加强粮食物流业人才引进,吸引国内外优秀人才参与粮食物流经营和管理。

所属类别: 行业新闻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0